莫龙桑✨✨洋葱怎么这么可爱

这是我的爱人@洋葱
lof不怎么玩了,大概等我入新坑想吃粮的时候就会回来,不过按我现在追星的程度可能........

【情人节传画】因为我,最爱你了啊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第一棒: @千代的童话故事 







  “巧克力,吃吗?”


  


  王座上的人突然开口说道,面无表情,像是说了件无关紧要的事,而在寂静的殿堂上这开口说的言语显得极其突兀。


  


  被请来表演助兴的魔术师没有料到这个人会在这个人会在这时候说话,他抬头望去,这个人眼里带着点毋庸置疑。这哪里是问句,这是命令。


  


  金点了点头,带了点无奈带了点纵容,既然王会在这个节日里邀他为他一人助兴,他怎能还不了解这个人的脾性。


  


  嘉德罗斯似乎勾起了一丝笑意,他从身前的果盘里拿出一颗巧克力,含在了自己的嘴里。


  


  “过来吃了它,用你的魔术。”




  (配文: @黑匣子 )




第二棒: @恭茶 







  眼前的男人笑的温和。




  就这样望着男人,少年那白皙的双颊之上染上些许红霞,唇间的Pocky已经被口水洇湿,如果再不给帕洛斯这么“递”过去,可能就要掉下来了。




  但是金始终与帕洛斯稍微保持了那么点距离,他进一步,金就稍微退一点点。




  帕洛斯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丝,眸中闪过一缕玩味与调侃,随后笑的更是令金心尖儿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只听得男人水色薄唇微启,磁性而带着些许调戏的声音脱口而出,“我看起来很可怕吗?我的宝贝。”




  (配文: @翰墨萱_怼牌滤镜 )




第三棒: @莫龙桑✨✨ 







  “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白发的少年这样说道,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果不是发色与瞳色不同,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照镜子。


  


  “你不是我。”


  


  “答对了。”白发少年打了个响指,“毕竟不会有人肖想自己嘛,不过你既然答对了,那我可要给你我的奖励了。”


  


  黑色的箭头缠上了金的身体,他躲闪不及,只能任由白发少年绕到了他的身后,手指伸入了他的口中勾住了他的舌头。


  


  那个人俯到他的耳边:“怎么样,奖励还满意吗?我的宝贝。”




  (配文:黑匣子)




第四棒: @唠嗑币 









  “格瑞格瑞,今天情人节哎!我们一起拍个照吧!”




  金发的少年拽着男人的衣袖往镜头面前凑,虽然对于男人来说,情人节和拍照到底有什么联系,他也不知道。但是既然是金要求的,他就不会拒绝。




  两个人之间这样的相处模式,已经持续很久了。




  然而在镜头面前格瑞总是面不对心。




  男人看起来冰冷的很。




  “格瑞格瑞,你笑一下嘛!像我这样笑!”




  金把头仰的高高的,脸上洋溢着开朗活泼的笑容。




  格瑞无奈叹了口气,“傻瓜,看镜头。”




  “笑一下,笑一下嘛。”




  最后一张照片照出来,格瑞还是没有笑一下,金也没有看镜头。




  少年笑的依旧灿烂,男人的眸中盈满无奈与宠溺。




  (配文:翰墨萱)




第五棒: @硬件没有软件不行 







  “为什么哭呢?”


  


  “不要哭了啊。”


  


  金发的少年有些慌张的伸出手,想要将安迷修脸上的泪水擦掉,但是这个温柔的男人只是摇了摇头按住了金的手,抬头在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抱歉,金,做了个噩梦。”


  


  骑士笑了笑,好像刚才蓦然落泪的人不是他一般,他看着少年困惑的表情。


  


  “我知道你好奇我做了什么梦。”


  


  “虽然我也知道只要我不想说你也不会追问。”


  


  “于是,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哪怕只是在这个节日里说一个美丽的谎言也好。




  (配文:黑匣子)




第六棒: @阿泰苏 







  见过天使和恶魔之间的婚礼吗?




  没见过呢。




  况且这样的故事,好像通常都没什么好结局。




  是这样吗?




  你觉得他们也是一样的吗,会被诅咒吗?




  诅咒是一定的,但是……




  至少恶魔的眼中没有逼迫,而天使的面上也没有拒绝。




  大抵还是幸福的吧。




  既然如此,还要强求什么呢




  (配文:翰墨萱)




第七棒: @京城遛鸟林大爷★要吃炒饼 






  


  你是我的秘宝。


  


  秘而不宣,想要藏起来,捂住,不给别人看到的,宝物。


  


  苍白而修长的手指轻轻撩起眼前人的金发。


  


  ——不管是这似要将我灼伤的金发。


  


  手指下滑,拂过眼前人碧蓝的眼睛。


  


  ——还是这双要将我溺毙的眼眸。


  


  继续下滑,按揉那两片柔软清甜的唇。


  


  ——或是这双无数次诱我绊我的唇。


  


  「卡米尔?」


  


  感受到卡米尔轻柔的抚摸,却不知道是为何的金眨了眨眼睛,轻轻唤了一声。


  


  卡米尔笑着将金搂进怀里,亲吻他的耳畔。


  


  从头到脚,都喜欢,都无比珍视,放在了心尖上。


  


  金,你是我的秘宝。




  无价。




  (配文: @我猹某人今天就要懒死 )




第八棒: @古木音律 







  【你是我塑造的,最完美的物品。】


  


  “金,你醒了。”


  


  “......丹尼尔。”


  


  银发男子笑了笑,金色的眼眸里似乎都漾着水波,一时漂亮得很,只见他手里擒着一株玫瑰花。金瞄了眼,这个男人似乎在给玫瑰花除刺。


  


  “这是哪儿......”


  


  “是我住的地方,”男人笑了笑,“情人节快乐,还有,喜欢吗?”


  


  丹尼尔把花交到了少年手上,金接了过来。


  


  “你说我......的名字是金?”


  


  “是的,金,还有我是你的恋人。”


  


  “恋人吗......我不是很明白......”


  


  “没关系,我教你,你不知道的一切,我都教你。”


  


  【最完美的,所以,你也只能是我的。】




  (配文:黑匣子)




第九棒: @M猫—画不动了 







  「你是喜欢我的吧?」


  


  刚才还在埋头作曲的男人听见开门的声音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弟弟端着果汁进来,忽然想到了弟弟不久前的告白,有些突然地问了一句。


  


  金猛然抬起头,慌手慌脚将果汁放在桌上,白嫩清秀的脸上飞上红霞。


  


  「唔……嗯。」他点点头,承认了。


  


  「喜欢我哪里?」秋促狭地笑了笑,站起身逐步接近那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是脸?」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是身材?」他将自己蓝白衬衣的扣子悉数解开,露出壁垒分明的胸膛。


  


  「还是我的声音?」作为乐队主唱的声音。


  


  金涨红了脸,小心翼翼又无比坚定地拉住秋的衣服。


  


  「……全部,都喜欢。」




  (配文:我猹某人今天就要懒死)




第十棒: @秦书伶 







  “你抱着向日葵干什么啊。”




  每个来到金和祖玛的家里的人,都会问上这么一句话。




  “向日葵看起来好乍眼。”




  是啊,风头都要盖过金了。




  “因为是艺术照吧。”金挠了挠头,傻呵呵的笑着,“反正我也喜欢,这样看起来也艺术,挺好的嘛。”




  “那你为什么还要抱着玫瑰。”




  “因为我爱他啊。听说情人节的时候,大家都是抱着玫瑰花表白的啊!”




  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的蒙特祖玛,刚刚好听到金这么说着。




  (配文:翰墨萱)




第十一棒: @石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这是什么?」金看着那个高挑的青年将一封粉色的,上面有个鲜红的爱心的信递给了自己——用无比轻佻的神情。


  


  「战书?」金没有去接,他想不出凯利除了战书还会给他什么。


  


  听到这两个字的青年表情扭曲了一瞬,迅速恢复过来。


  


  忽然,他笑了。


  


  「对,战书。」


  


  「我邀请你,和我——妖精打架。」


  


  青年用信封,蹭了蹭一脸疑惑的小可爱的脸,意味深长地说道,眸中是噬人的笑意。


  


  这一“架”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配文:我猹某人)




第十二棒: @你好我是怼 









  额头上残留着温暖的痕迹。




  那个人的唇柔软而又带着甜香,浑身散发着属于女性的温软香气。




  但是金知道她很强势,也很强大。




  只有最后那一刻温柔的过分。




  温柔的让他有些错愕。




  再她吻着自己额头的时候,忘记要去反应写什么。




  如果当时能够环抱住她就好了。




  如果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会有再次见面的机会吗?




  会的吧。




  只要在这场游戏里,走到最后。




  (配文:翰墨萱)




第十三棒: @相思桃 







  原本紫堂幻和金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可是关键时候,紫堂幻居然退缩了。


  


  他手臂紧绷,撑在金的两边耳侧,近似于玫红的发丝顺着汗湿的脸颊垂下,他看着金,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忍耐着,将不安与暴虐都压在眼底。


  


  「……是我……真的……可以吗?」


  


  这样的我,真的可以就这样占有你吗?


  


  会不会亵渎了你?会不会不够资格?


  


  金躺在紫堂幻的身下,不着寸缕的莹润皮肤泛着柔光,水波似的碧蓝眼眸像是揉碎了星空,他用无比包容的温和笑容看着紫堂幻,方才的紧张消失无踪。


  


  他撑起身子,纤细修长的手指撩过紫堂幻的耳垂,插入软发,他贴近僵硬无比的紫堂幻的耳朵,低低细语。


  


  「当然,非你不可。」


  


  「紫堂相信我,你是最棒的。」




  (配文:我猹某人)




————————传画完————————




这十几天来,众位画手辛苦了!墨墨先在这里深深鞠一躬表示感谢!




以及谢谢匣子和猹儿的配文,爱你们么么哒!




关于传画的配文,众位画手可以在自己的主页发上去,关于配文方面,都可以直接复制粘贴走,但是要艾特一下作者哟。




众位画手辛苦,感谢你们为all金的付出。




感谢相遇。




情人节快乐。




因为我,最爱你了啊。









评论

热度(422)